新闻
首页 >最新资讯 >新闻

2020深圳基金会“战疫”报告发布 壹基金综合评分接近满分

2020年06月05日

2020深圳基金会“战疫”报告发布 壹基金综合评分接近满分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深基会SCFF, 作者深基会。


5月28日,由深圳市基金会发展促进会(简称“深基会”)联合ABC美好社会咨询社编写的《2020深圳基金会“战疫”报告》在线发布,报告通过六个维度(项目实施效果、项目运营效率、项目影响力、项目规范化、资源联动能力、信息公开度和透明度)衡量各基金会在抗击疫情中的工作表现,壹基金表现出众,六项指标得分均超95分,其中项目实施效果、项目规范化以及信息公开度和透明度三项满分。







参与基金会超过总数1/4,捐赠总规模达7.7亿元


从参与数量上看,截止2020年4月30日,本次深圳参与“战疫”行动的基金会达到119家,占深圳基金会总数的1/4以上。从捐赠规模上看,根据报告统计到的数据,深圳基金会“战疫”行动中捐赠资金和物资总价值达7.7亿元。无论是参与度还是贡献度上看,都是较为大型的民间救助活动。


报告显示,深圳仅有9家具有公募资质的基金会参与,非公募基金会则达到110家,是“战疫”行动的绝对主力,并且110家非公募基金会中,接近一半是企业支持的基金会。另外近四成的基金会主要业务涉及救灾、赈灾。


公募基金会捐赠现金总额为11,719万元,占公募基金会捐赠资金和物资总价值的79%。非公募基金会捐赠现金50,746万元,占非公募基金会捐赠资金和物资总价值的81%。对比来看,公募基金会以8%的数量占比捐出19%的捐赠比例,在募资方面相比非公募基金会还是具有一定的优势。



1月22日壹基金已响应,超前预见性和强烈反应


此次疫情的标志性事件是1月20日钟南山院士宣布确认人传人,此后深圳众多基金会便迅速行动。1月22日,壹基金便已启动一级救灾应急响应机制应对疫情,1月26日便采购四批物资从全国发往湖北。腾讯基金会在1月24日宣布捐赠3亿元人民币,设立第一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基金,1月25日已筹集到150万个口罩,并在武汉市发放10万个口罩。这些基金会灵活快速的反应,为早期受疫情影响严重的地区疫情防控起到了极大的帮助。


深圳基金会充分发挥各自优势,预判疫情中间及过后可能出现的薄弱环节、次生灾害,在各个环节保障各类人群的需求。此次评估报告重点关注到的几个典型案例中,在“战疫”行动的预见性和救助行动的广泛性、多样性方面均有十分突出的表现。


例如,关爱基金会联合街道与社区基金会,为隔离群众送去新鲜蔬菜;拾玉基金会把援助重点放在受疫情影响无法接受治疗的患癌儿童上,帮助他们联系治疗资源;猛犸基金会关注到疑似感染和受感染人群,发挥自身优势,将捐赠病毒检测试剂盒以及援建病毒检测实验室作为发力方向;恒晖基金会发起针对“战疫”行动中的牺牲人员家庭后续保障的“抱薪者子女教育陪伴”项目。



六维评价体系正式出炉,拟成为行业标准


《2020深圳基金会“战疫”报告》最大的亮点是搭建了一个六维指标体系,基于基金会的定位,即公益资金、物资的聚集和发散地,和基金会在“战疫”过程中达成的成就制定,从项目实施效果(捐赠规模、捐赠广泛性、捐赠物资与现金比例、开展项目的预见性、救助多样性/广泛性)、项目影响力(机构知名度、媒体认可度、同业认可度)、资源联动能力(募集资源渠道多样性、同业资源贡献力、募集的物资多样性、筹集的其他资源、是否发动政府资源)、项目运营效率(资源使用效率、项目执行耗时、应急响应速度、应急反应标准流程)、项目规范化(制度规范化、权责明晰化、流程标准化、与使命宗旨的契合程度)和信息公开度和透明度(是否有主动公示、物资善款公式频率、物资善款公示细致程度、物资善款公示信息的标准化、其他信息公示频率)六个维度进行综合评估。


深基会首席研究员、深圳社会组织研究院院长饶锦兴表示,研究团队希望通过这次对参与“战疫”的基金会的评估,摸索一套行之有效的基金会工作表现评价体系,为后续推动基金会行业发展提供有参考价值的评估工具。



公募基金会在信息公开度和透明度方面表现优异


根据《慈善法》和《基金会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结合深圳本地民政的相关要求,深圳公募基金会普遍在基金会的网站(含出资公司的网站下的基金会网页)、公众号、微博上有“战疫”相关的捐款捐物的来源、金额或数量、去向的信息,并且形成定期公开公示的机制。


关爱基金会、社基会等公募基金会在信息公开度和透明度均得到满分,整体优于非公募基金会。与“战疫”相关的资金、物资收入及捐出信息主要通过官方网站披露,实时公布。


疫情期间,每天财务工作人员会把资金与物资进出的信息发到群里,有专门的工作人员做信息公开和披露,做成相应的财务报告。此外,基金会的微信公众号保持高频率情况公示、疫情相关的其他信息公示。资金使用信息公示细致,物资和善款的去向信息具体到某一接收方,格式统一,易于核验。



项目影响力方面,非公募基金会得分普遍高于公募基金会


从报告中可以看出,非公募基金会在项目影响力指标上全面“碾压”公募基金会,声量较大。一方面,基金会会通过自身的平台进行宣传和推广,另一方面非公募基金会还会主动联系各类媒体、平台进行专题推广、深度报道,以增加项目知名度,获得更多关注。


源自猛犸基金会公众号



源自澎湃新闻


如腾讯基金会、猛犸基金会、恒晖基金会等由知名企业或个人发起的基金会更受媒体关注,所开展的“战疫”行动得到的媒体报道数量较多,优势明显。


项目运营效率、实施结果和规范化上,整体水平较高


参与“战疫”的基金会无论是捐赠规模大小,在项目的运营效率上都保持了较高水平,平均得分在80分以上,充分体现了社会组织参与重大突发公共事件的灵活性和不可或缺性。


资源联动能力弱,表现较好的基金会未超过80分


从报告数据上看,此次深圳基金会“战疫”行动中只有少数如壹基金开展了政-社联动或社-社联动的行动,其他大多数基金会保持传统的思维方式,没有积极开展联动与合作。研究团队建议各家基金会接下来进一步加强交流与合作,明确自身的定位,找到契合的伙伴,建立稳定而长期的合作关系,并积极调整自身与政府部门的关系,从“被动接受”转变为“主动配合”,促进自身发展。


基金会缺乏重大突发公共事件的反应机制


基金会作为公益组织链条中负责资源分配的一个上游环节,在应对突发性事件中的作用毋庸置疑。基金会的行动,很大程度上会影响到链条下游的公益组织的行动,会成为公益领域的风向标。


报告也提出了基金会在后疫情时代,如何更好地应对挑战。一方面借由这次“战疫”行动积累的经验制定基金会针对突发事件的应急预案。针对可能发生的事件类型,制定相应的应对策略,明确决策机构和决策流程,盘点可用的资源和预算,并对相关的人员进行培训和事前演练。


另一方面需立足于自身的业务方向行动,善于联动资源,运用合作的力量;此外也要积极与政府部门、行业组织沟通。这样在实际行动中既能保证自己的行动合法合规,也能通过行业组织和政府部门链接到更多的资源和需求方。



政府部门、行业组织需主动作为,充分发挥作用


作为一家定位为行业引领者角色的机构,深基会需要在与政府紧密联系、联动各方面资源、促进各基金会相互交流等方面方面进一步发力。


政府部门则需要加快对公益行业的引导与建设,制定更加合理完善的法律法规,鼓励公益行业自身的改革和创新,也给予公益行业更多的空间和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