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行动

2013年4月2日,关注自闭症儿童的大型倡导活动——蓝色行动又要开始了。目前全社会对自闭症儿童的了解还不足,自闭症儿童受教育权利和社会生活还有很多困扰,蓝色行动呼吁个人、社区、媒体、企业、政府以变蓝的方式,表明他们对关注自闭症儿童行动的支持,带动更多公众认识了解自闭症,包容、接纳自闭症儿童,推动改善自闭症儿童的教育环境。

2013年壹基金、大福基金、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招商银行联合百余家民间公益机构共同发起蓝色行动,壹基金谨代表壹基金和民间公益伙伴服务的所有自闭症儿童及其家人们,向您致以诚挚的谢意。 壹基金,壹家人,我们期待您的参与。

【2012年蓝色行动回顾】

【请下载变蓝指南】

  全社会对自闭症儿童的了解还不足,自闭症儿童受教育权利和社会生活还有很多困扰:

宸宸的心愿:我想去吃一次披萨。宸宸今年8岁,和爸爸妈妈一起生活在杭州。每当在路上经过披萨店时,宸宸都会问妈妈:这是什么它好吃吗?妈妈每次都说:这是披萨,下次带你来。但每一次都是下一次。曾经,妈妈也试着带宸宸去餐馆吃饭,但宸宸有时控制不住情绪会闹脾气时,周围的目光、指指点点和指责,甚至直接被“请”出门,让妈妈难过又伤心,更怕伤害宸宸。从那以后,他们几乎再也没有去过餐馆。害怕走进公共场合的家长,不仅仅因为孩子的特别,更因周围异样和指责的目光。蓝色行动呼吁每一个在公共场合的你,让“宸宸”们的下一次,就是这一次。

政政的心愿:我想上学。政政在深圳的自闭症服务机构已经接受了5年的早期干预,今年8岁的他,年龄与各方面能力都达到了上学的条件。政政每次经过学校,都会和爸爸说:我想进去。看到孩子渴望的眼神,爸爸为了政政走遍了家附近的所有学校,当知道政政是自闭症孩子,得到回答的都是:对不起,我们没办法接受你的孩子。蓝色行动呼吁用法律的权利保障特殊儿童的权利,通过专家研讨、社群调研等方式,广泛收集公益机构、民间组织、专家的建议,在已有立法经验基础上,形成《残疾人教育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 》修改建议,并提交至国务院法制办。希望有一天,“政政”们再次走进学校时,迎接他的不是“对不起”,而是“欢迎你”。

小远的心愿:和小朋友一起玩轮滑。3岁的小远家住在湖南湘潭,他最喜欢去家附近的体育广场玩,那里有很多小朋友都在玩轮滑鞋,小远就一直追着哥哥姐姐后面跑。但小远不会跟小伙伴说话,就一直追着他们跑。小伙伴们也不知道怎么样和小远交流,便不太理睬他,都自顾自地玩耍。小远的妈妈每次都试着代替小远和小朋友说话,但小朋友还是不太能理解小远为什么不说话就只顾着追他们。最近,妈妈不再常常带小远去广场玩了。就在前不久,正当小远妈妈和一个小朋友在解释小远是自闭症孩子时,她的妈妈却突然拉着孩子转身快步地跑开了。蓝色行动呼吁社会公众,包容接纳理解自闭症儿童,“小远”们不再是一个人在角落玩耍,会有小伙伴上前来说一句:你好。

亮亮的心愿:我想和爸爸一起留在城里。亮亮7岁了,但语言功能仍有障碍。为了亮亮能在自闭症服务机构接受早期干预,一家人从农村老家来到广东佛山。为了给亮亮多存些学费,爸爸每天都加班。妈妈一边照顾两个孩子,一边在家做些手工贴补家用。亮亮自从接受早期干预后,变化很大,慢慢地可以说出一句完整清晰的话。但一家人在城里的所有开销,都靠爸爸一个人每月2000块钱不到的工资来维持,生活变得越来越艰难。妈妈有时想,干脆自己就带着两个孩子先回老家再想办法吧,但亮亮喜欢去机构,也想和爸爸一起住,一起留在城里。蓝色行动呼吁壹家人帮一家人,为贫困的特殊儿童家庭减轻经济负担,避免家庭因病致贫、因病返贫。“亮亮”们的爸爸妈妈不再在贫困的生活里挣扎。

  壹基金海洋天堂计划的行动是
  •  为脑瘫、自闭症、罕见病等贫困的特殊类型儿童提供救助
  •  进行公众宣传与社会倡导
  •  提高民间机构专业服务能力和组织发展能力
  •  促进国家对特殊类型儿童的关注与政策支持

  您的加入,将会发生这些改变
  •  特殊类型儿童将获得早期干预、医疗康复、社会融入的机会;
  •  特殊儿童的家庭将减轻经济负担,避免因病致贫、因病返贫;
  •  民间儿童服务机构将进一步提升服务能力,以更专业地服务儿童;
  •  社会公众将有机会逐渐了解、接纳、包容自闭症儿童;

  【月捐计划推荐】

首页|关于我们|我们的行动|最新资讯|信息披露|我们的伙伴|关于捐赠

粤ICP备12029167号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版权所有